卿雅——高考后会活过来的

明年高考,不定期更新!但是绝对不坑!
黑塔和刀剑双厨,最爱耀耀!

给审神者们的礼物

不知道现在还晚不晚~话说同事!云南人握爪爪!

安然然然:

嗯……转发的同事们都可以获得我画的与各自婚刀的合影【如果不嫌弃的话】,这条好简陋啊多写几个字撑下场面xxx

【刀剑乱舞】脑洞——始于初见,止于终老


  ⒈就是个脑洞,开不开随缘
  ⒉文笔沙雕,注意避雷
  ⒊治愈系,审×审,百合向,剧情无脑
  ⒋依然求红心蓝手评论小天使( 。ớ ₃ờ)ھ
  
  自记事起,王晓就和林茵在一起玩了。无论是幼稚园,小学,初中,高中还是大学,她们都在一起。但是,王晓没想到,她家阿茵竟然在大学毕业后抛下她去当了个什么审神者?!说好的建设社会主义呢!
  多次谈话无果之后,王晓咬咬牙,逮着了只迷路的狐之助,并与之签下了劳工合同(×)。
  只要能做邻居方便偶遇就好了啊,还要什么五险一金?媳妇儿都要跑了!
  只是亲爱的从没说过这是个欧洲人的游戏,连政府都歧视非酋了吗!看着除了因为国家外交得来的低保太刀鹤球和小狐丸以外再无一把稀有刀的刀帐,无限沟沟乐的推图状况,以及锻刀130温暖人心的标准结局…其实这也就算了,可是她的刀能不能不要这么胳膊肘往外拐!和隔壁付丧神联合在一起阻挠她和阿茵沟通感情真的人干事?哦,对了,他们都不是人→_→
  再看看隔壁……人间不值得🙃
  
文名含义
  【始于初见,止于终老】:开始于初次见面,一直到生命的共同终结
   
  
  
  
  
  
  

捏的我闺女儿清姀,保存一下…顺便混更

P1,P10   玛丽苏的密室,联动 @道明尔
P2    审神者大会上和陆婷婷约见面
P3,P4,P6,    日常装,背景天守阁
P5    AWT48演唱会
P7    初到本丸
P8    大唐惨遭灭门,经过黄泉路到时政
P9.   大唐日常装

【联动】这男刃竟然该死的会吃醋

梗源:“这男刃竟然该死的会吃醋” @Catalpa X_梓熙
  
注意事项:
  ⒈群里的联文,依然文笔巨差
  ⒉时间线是一期与清姀确定关系之后
  ⒊人物过度OOC,请注意避雷
       ⒋ @稻禾(考试完后脱缰的哈士奇) 家蓧子客串,只活在对话里(๑•́ ₃ •̀๑)
  
正文:
  是日也,天朗气清,惠风和畅。仰观春樱之盛放,俯察短刀之嬉闹,所以…
  “所以一期你在看什么?”
  身穿天青色交领襦裙的少女面露无奈,放下手中刚看完的信件。粟田口大佬手不停地磨墨,眼神却直勾勾地盯着那封无辜的信件,仿佛有夺妻之仇。不过严格来说也没错?
  “一期?”
  清姀提高了音调重新问了一遍,一期一振回神。
  “怎么了主殿?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一期你刚才的眼神就像要把这封信烧了。对了,你帮我把那个檀木雕花的匣子给我。”
  清姀说到。又将前些日与歌仙在万屋定制的鸾笺取出,提笔回信。一期自去里间将小匣子取来,放在清姀的桌上。
  清姀头也没抬,轻声谢过。束袖提腕,几行清婉瘦洁的簪花小楷呈现纸上。一期站在清姀背后,只专注地看她的侧脸。
  “一期你看我做什么?有什么好看的?”
  清姀注意到一期在看她,有些不自在。
  “主殿自是,哪里都好看。”
  一期的声音与往日并无不同,语气却反常地有些轻佻。清姀脸色霎时变得绯红,桃花眼不住地弯成月牙儿,梨涡浅浅,反应过来又推他离远些。
  “不闹了,我先把给蓧子的信回了。”
  “主殿自从认识蓧子大人之后,就对一期,越发冷淡了…”
  一期不知何时环住了清姀的腰,头靠在她肩上,闻着她身上散发的辛夷花香,学着弟弟平日会做的,轻轻蹭蹭。
  清姀头一偏,给了一个如蜻蜓点水的吻,又红着脸欲转回去。
  “一期这是,吃醋啦~好啦,蓧子是朋友嘛,和一期不一样的——唔…”
  他干脆堵上她的嘴,她不知何时被他抱住坐在了地上,那双蜜色的眼定定地看着她,有她陌生的情欲在翻涌。她手环住他的颈项,缓缓闭上眼。
  一期一喜,吻顺着脖颈往下,衣带被他轻巧地解开。上襦敞开,露出细腻瓷白的肌肤。一期一路向下,沿途绽开朵朵红梅。
  清姀偏头咬住他撑着她头的手,只感觉浑身发软,使不上劲。任君采撷的样子让一期差点控制不住。
  他在还没进行到不可控制的时候停下,将她的衣物细细整理好,揽入怀中。清姀睁开眼,腮边滑下一行泪,一期心疼地为她拭干。
  “是一期心急了,主殿为何不拒绝呢。”
  “夫妻所做之事我略有了解,一期的心意我也是明白的…只是我不太习惯,我会慢慢适应的…”
  “哪里又要委屈了您呢,不习惯还是不喜欢,嗯?不能给您一个符合身份的婚礼,已经是我对您的亏欠了,又怎么会强迫您做那些事呢。现在的日子很美好,是以前连做梦都不敢想的,我们的时间还有很长很长,慢慢来,好吗。”
  清姀靠上一期的胸膛,轻轻点头。一期也笑了,两人就坐在地上,静静地感受着这难得的温馨时刻。
  远处的万叶樱依旧灿若云霞,刀剑们做着自己的事。廊下喝茶,院中嬉戏,惬意的享受着春日的暖阳。偶有几只燕子飞来筑巢,能引起小短刀们一阵欢笑声。许是鹤丸又逃了当番,长谷部来抓他回去,闹得一阵鸡飞狗跳。
  春山暖日和风,阑干楼阁帘栊,杨柳秋千院中。啼莺舞燕,小桥流水飞红。

【刀剑乱舞】愿我如星君如月(番外)——今夜无月

     ⒈新手上路,文笔差,请多关照,后半段有极东;
  ⒉人物有OOC,欢迎提出,有私设;
  ⒊女主苏(/∇\*),来自大唐,基本没有修罗场,治愈系,刀刀都是天使!
  ⒋沙雕作品,评论的都是小天使!喜欢的可以给个小心心吗(〃'▽'〃)
  
  清姀在时政的工作越来越得心应手,与本丸内的刀剑们关系也越来越好。解开心结之后,最后的隔阂也没有了。
  短刀们会拉清姀玩游戏,清光会请她教做蔻丹,就连小夜也会带她去看种下的柿子树和哥哥们挖的小花圃。
  只是对故乡的思恋,从未减轻过分毫。那里承载着她的年少,昔日吴郡采莲荷塘,也曾长安当街纵马。东海啊,那么深,那么远,隔开两个世界,隔断一寸乡思。
  明月孤悬,遥望人间。清冷的明月真的能理解凡人复杂的心情吗?
  今夜月圆,大家特意办了一场宴会,玩闹至深夜,方才歇下。清姀独自坐在天守阁二楼廊台软榻上,靠着栏杆,手边是在宴会上拿来的一坛清酒。清姀举着满斟的酒遥敬明月,可月亮不会说话。
  “……彷徨忽已久,白露沾我裳。俯视清水波,仰看明月光……草虫鸣何悲,孤雁独南翔。郁郁多悲思,绵绵思…故乡。愿飞安得翼,欲济河无梁。向风长叹息,断绝我中肠…”
  寂寥的歌声回荡在夜里,刻意压低的声音瞒不住付丧神。月圆之夜,象征团圆的今夜,又有多少人因离别陷入无眠。
  饮尽杯中酒,从未喝过酒让她的身体发出抗议。太白先生曾说过“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销愁愁更愁”,诚不欺我。
  当本田菊踏入这座本丸时,清姀已然醉了,视线模糊,只能看到一个白色的人影。她努力睁大眼睛,见面容有几分熟悉。偏头想了想,似想到了什么,粲然一笑。
  “本田大人!您在这里…我是在长安吗?怎么不见大人啊!”
  语气欢快,宛如孩童。跟着本田菊过来守在天守阁下的付丧神们心情复杂,她对他们极好,合理的要求甚至有些小任性的要求都会竭力满足,而她自己从来不要求他们做什么。
  “NINI…我们有些矛盾…”
  本田菊坐在旁边,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早晨见到了他,仍是生疏的一句“本田先生”,自己明明早已经习惯,今日却不知为何有了些委屈。他回住宅喝了不少,有了醉意。也不知道为什么就鬼使神差地走到这,或许是她来自一切都还来得及的时候,那个可以亲密无间的时候。
  “今晚的月色也很美…”
  本田菊喃喃,清姀没有听清。
  “本田大人您说什么?放心吧。兄长都是不会真的生弟弟的气的,只要您道歉就好啦。对啦,您怎么不穿圆领袍啦,您在长安常穿那个的。今日这个像一期他们穿的那种军装,有股硝石的味道,是去放烟花了吗?”
  她自顾自地说,眼泪早已流出来。却还是笑着,笑得充满怀恋,笑得孤寂。本田菊却一愣,道歉?作为个人的道歉不被承认,而作为国家,他不能后悔。他们注定回不到从前,一步错,步步错。
        自己是什么时候脱去那身衣袍的?又是什么时候让硝石之味掩盖了兄长亲手所调的竹香? 他记不清了,除了幼时竹林初见,他只记得,那火光漫天,血气弥漫的南京城里那人充满震惊与愤恨的眼神。那一刀,深可见骨,斩断了他们之间的所有。
  再抬头看月亮,似乎没有刚才那般明亮了,笼上了一层轻纱,薄薄的,却怎么也驱不散。
  时代变了,再也不是他熟悉的,火药只是用来燃放绚丽的烟花,国家之间尚存真情的时代了。他们无力改变,被历史的洪流裹挟着向前,他始终先是一个国家!
  不多时,酒已尽,清姀已经醉了。蜷缩在榻上,泪痕清晰可见。本田菊看着依然等候在楼下的付丧神们,招手示意对方上来。他依来时路回去,月亮已经完全看不到了…
  淡云遮月连天白,远水生凉入夜多。
  被遮住的月亮,又怎么传达思恋呢,今夜无月啊…
  
  
  
  

【刀剑乱舞】愿我如星君如月(二)

        ⒈新手上路,文笔差,请多关照;
        ⒉人物有OOC,欢迎提出,有私设;
        ⒊女主苏(/∇\*),来自大唐,基本没有修罗场,治愈系,刀刀都是天使!
        ⒋沙雕作品,评论的都是小天使!喜欢的可以给个小心心吗(〃'▽'〃)
  
  “相信各位大人都有了初步的判断,此处有些不方便。不如去议事厅再慢慢谈,相互了解更有利于以后的共事?”
  话虽是疑问句,却带着不容反驳的意味。见没人明着反对,清姀环视一周,目光在三日月身上停顿一下。
  就在三日月要站出来之际,她又看向加州清光,也是这座本丸的初始刀。
  “清光殿,能请您带路吗?我不太认路呢。”
  “啊?好的,审神者大人,您请跟我来。”
  加州清光愣了一下,没有料到清姀会让他带路,明明他站得也不靠前,何况,一把并不稀有且平平无奇的刀剑,哪里又能让她注意到呢?
  一行人转移到议事厅内,除清光在清姀前方带路外,刀剑们都跟在后面默默观察。
  清姀虽身形瘦弱,脊背却挺直,这样的人,不像是没有担当内心险恶的人吧…
  “啊!小老虎!”“嘭——”
  五虎退带着哭腔的声音突然响起,长久以来努力降低自己存在感的习惯让他连惊呼都有几分压抑。众人一惊,回过神来看向声源地。
  五虎退的小老虎在清姀释放灵力时也都恢复了健康,之前在万叶樱底下的时候比较乖巧,五虎退就下意识放松了管制。刚才在偷偷看审神者的时候,小老虎们想要自由活动四散跑开。五虎退只来得及拦住四只小老虎,另一只直冲清姀而去,退心都快跳出来了。
  清姀只感受到一股冲撞的力量,就像家中弟妹扑过来要抱时一样。清光和后面的刀男们来不及扶她,一个不稳就摔到在地,只是手还是下意识地抱住扑上来的一团白绒绒。
  定睛一看,是一只小老虎,脖子上系的蝴蝶结有些松散。似乎是认识到自己闯了祸,讨好地蹭蹭清姀的脸,顺便给了个湿漉漉的吻。
  清姀看向发声的五虎退,只见这孩子一直盯着她,担忧紧张和害怕都写在了脸上。他身边的刀剑们都自以为隐蔽地企图挡住他。
  清姀揉揉小老虎的头,得到又一个亲密的蹭蹭。将蝴蝶结整理好后,才借着清光伸过来的手起身。一股刺痛感袭来,想来是脚扭伤了,她面不改色。
  一期一振显然有些误会,生怕清姀会对退产生什么意见,当即就要请罪。
  “不是什么大事,先进去吧,有什么等会儿一起说。”
  清姀在一期还未有所动作的时候出声,抱着小老虎,以更慢的速度走进议事厅。
  三日月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和小狐丸对视一眼,有了定论。一期一振正想说话,被身边的鹤丸国永拉住。
  “一期殿,不要一遇到弟弟们的事就失了分寸啊,先看看吧。”
  声音不大,一期一振自能听到。他看向这个平常喜欢搞事的鹤,与对方对视,见对方冲他点头,强迫自己冷静了下来。而五虎退虽然还是有些担忧,却意外的觉得审神者不会对他和小虎做什么。
  议事厅内依次坐好,离主位上的清姀最近的是清光和三日月。清光的位置他本想让小狐丸来坐,被对方不露痕迹地按下。
  清姀在上方将刀剑们的神态尽收眼底,怀中还抱着一只早已“投靠”她的小老虎。
  “我名卫清姀,来自华夏大唐。与时政签约成为诸君的审神者,任期为永久。因早已死去,身体时间静止于此时此地,换句话说,不能离开时政,且另类的永生不死。”
  “只略读过几本兵书,对诸君与时间溯行军的战争没有什么帮助,只能依靠各位。文书工作比较了解,这些交给我就好。近侍由加州清光开始依次轮流。”
  “对了,今日休息,待明日时政将资源送到后再安排出阵等事宜。御守和刀装要人手一个减少受伤的几率,资源不够可以来找我。那么,暂时就这些,接下来请诸君畅所欲言,介绍自己也可以哦。”
  清姀的表情柔和,从门外照进的阳光打在身上,像是镀上了一层金边,宛如神祗。
  他们,真的会得到神的眷顾,得到救赎吗?

@稻禾(考试完后脱缰的哈士奇) 稻禾写的我家婶,真的万分感谢!!其实,清姀回不去啦~只能永远待在本丸的(后妈),今天咸鱼了,群里窥屏。明天更下一章,暗堕情节很短,几章之后就是小甜饼和沙雕日常~

稻禾(考试完后脱缰的哈士奇):

小甜饼,这个一期有点崩
不知不觉的就开始撒刀子了,请见谅
@卿雅 的粮!
我还没进入正题……
不期然间,本丸的万叶樱花期已至,一树淡粉,仿若云霞。
“花开叶落,不知世界,不记春秋。桃源流水,何处更深幽*——”空气因灵力的波动而泛起涟漪,风穿梭于林间,裹挟着樱花和春天的气息掠过少女耳畔。
名为卫清姝的少女端坐于廊下,双手抚琴,轻声吟唱唐国的古曲。“——独坐矶头,远岫层峦踏遍,力倦且休,此外又何求*——一期,有什么事吗?”演奏被突然出现的近侍打断,少女有些不满,睁大了眼,抬头向一期一振望去。一缕碎发因了她的动作而落下,搭在少女的锁骨上,从一期一振的角度看过去,可以见到她蝤蛴般的颈项,再向下是覆盖着瓷白肌肤的锦缎。当然,他看不见她被衣物包裹着的躯体,但仅凭着想象便也能察觉出他面前的恋人是怎样引人遐思。他放下茶具,伸出手,拂过少女的脸庞。一期一振的面容在少女瞳孔中放大。少女因他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红了脸,在礼教森严的唐国,她从不曾被一名男子如此对待过,即便是恋人,此时的距离也过于不妙了。“一期,你这是……”“主君,先别动。”一期一振的手指穿过少女的鬓发,而他望向少女的眸子,眼底是一如既往的温柔笑意。
卫清姝觉得自己整个人都像是要烧起来了,所幸这令人窘迫的景况并没有持续很久。
一期一振在她面前摊开手,一瓣樱花安然卧在掌心。“纵是吉野之樱花,也因主君而驻足停留。”
“这可就折煞我了。”少女笑起来,带有些矜持的得意,欣然接受了恋人的赞美。“说来……一期是有什么事呢。今天的日课应该完成了吧。”
当然有事,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事。一期一振腹诽道。但是他的理性告诉他,现在还不是提出的最佳时机,万不能让主君在表面上就看出异样。于是他回答,“无事,见主君连日为弟弟们极化辛苦操劳,故我向莺丸讨了些茶水,以替主君解乏。主,喝杯茶吧。”“诶……没有,并没有很辛苦啊。这都是我身为审神者应该做的。一期也是辛苦了呢。”明明远征回来应该是很劳累了,但还是不辞辛苦来为她贡茶。他应该更注重自己的身体才是啊,暗堕刀剑操劳过度是容易碎刀的。少女接过茶盏,微微的抿了一口,浓郁的茶香在口腔内蔓开。这味道有些过于熟悉,与她在日本所饮下的不同。她不由得细细回味,口中仍有余甘。看那茶汤,汤底碧绿清澈,光线透过茶汤照射在杯底,又反射进入少女眼中,泛起一圈圈涟漪。大概是江南的茶,有点类似她生前的滋味。“在日本,这可是难得的好茶呢。”少女这么想着,开始小口小口地慢慢啜饮。江南啊,只是隔着一湾清清的海水,为什么就好像永远回不去了呢。离不开的异国,回不去的故乡,她的思乡之情从不因时间的推移而减少,只是为了弟弟妹妹的成长,身为长姐的责任让她今日依然奋斗在战争的第一线。
数年如一日的东奔西走,南北转战,即便不知何时身边已经有了值得信赖的伙伴,能够托付终身的恋人,然而,然而那终究是不一样的呀。故国还是故国,她也还是那个吴郡卫氏的清姝姑娘,在她的心底,这一点从未改变。缭绕升腾的水汽朦胧了少女双眼,她的思绪随着茶香飘到了很远的地方,那里有满山遍野的桃花,推门便可看见热闹非凡的坊市,初夏时女儿家的石榴裙染红了整条长安街……
“……主君,主君?”温柔的,来自遥远地方的嗓音将少女从虚幻拉回现实。不知不觉的茶已经见底了,她却还端着茶盏愣了半晌。透过朦胧的雾气,一期一振并不能清楚地看见少女的面容,自然也就忽略了她眼底翻起的哀伤。这哀痛的情绪只在少女眼底翻滚了一会,就被她强行压下去了。“……见笑了。”兀自将茶盏放回盘中,少女的端庄并不曾因自己突然间的失态而改变半分。瓷质的茶盏与托盘碰撞发出“叮——”的声响,清脆入耳,少女这才发现这套茶具与平日所用不同,并非是日本传统的京烧,而是越窑的青瓷。为何这好端端的要换起茶具来了?
似乎是察觉到少女的疑惑,一期一振微笑着解释:“因为过去那一套茶具被狐之助不小心打坏了,所以只好换一套了。”希望少女察觉,自己的小小私心。特意去挑选了她故乡的茶具,又讨来唐国产的茶,只是为了她能稍稍纾解远离故乡的苦。每次见到她因思乡而咳出血来,在手帕上留下殷红血迹,他的心就会被揪起,隐隐作痛。温柔的兄长在对待恋人时多了一份小心和讨好的意味,想要看到她的举动只为自己,想要看到她的心全部都被自己填满,想要她的一颦一笑都只围绕着自己……强烈的情感令付丧神困惑。毕竟那孩子的故乡在远方,不论时间有多长,她总是要回家,而那一日也就是他们的分别之时……不,仅仅只是想到他们的别离就使他痛苦万分,可他并不能想到解决的办法,一直纠结下去不是一期一振的作风。于是在经历了短暂的思考过后,他得出的结论是,把握住现在的时光。由于他们早早的就互通了心意,因此他也不用纠结自己是否需要默默地守护她直至终焉。他无法参与她的过去,也看不到他们的未来,那么能抓住的就只有现在了。

【刀剑乱舞】愿我如星君如月——私设及人设

私设
  暗堕刀剑:对人类抱有敌意,不信任,但不会转化为溯行军。暗堕会透支刀剑男士的生命力增强战力,程度过深会碎刀。 能选择接受净化,但暗堕后只能再认一次主。
  
  时间溯行军:本田菊在与王耀关系破裂后后悔,企图回到过去改变历史。却发现历史无论如何变动,那斩断一切的一刀终会挥下。
  无奈放弃,本国的历史已经受到了影响。试验品失控,大部分成为“时间溯行军”,继续改变历史的走向。本田菊不得已,将没有成为“时间溯行军”的其余部分加以改造,成为“检非违使”。
  检非违使得到的指令是维护历史,但敌众我寡,加之历史的不确定性,危机加剧。
  日本政府将“历史修正主义者”推到明面,成立时之政府,招揽身怀灵力的人成为“审神者”,唤醒刀剑分灵参与战斗。
  
  
文名含义
       【愿我如星君如月】:但愿我像天上的星星,你像天上的月亮,我们夜夜相伴,就像那星月互相以皎洁的光辉映照。

人设
        姓名:卫清姀
  年龄:18(定格在死去的时间)
  身高:165
  体重:43.9
  灵力:特上(时政的灵力探测才能在千年前的异国感应到)
  经历:盛唐时的豪门贵女,百年世家,一方独大。因兄长有一挚友来自日本,接触且了解日本文化。因父亲兄长与权臣政见不合,且两族恩怨由来已久,被构陷通敌叛国,藐视圣上,惨遭灭门。嫡支只余暂居母家的她与幼年弟妹三人侥幸存活。
  在逃往吴郡途中因保护弟妹被流矢射中后遇见时政官员。以接手暗黑本丸为代价,护弟妹平安成人为要求,成为审神者。
  清姀身死,时政借时空差异,将清姀永久复活,时间静止于此年,方18。契约改为永久,自此不得离开时政。
  性格:富而不娇,贵而不矜,温婉娴雅,落落大方。大家闺秀!
  喜好:擅长书画,通晓诗赋乐理,尤工琴,多才艺。
       
  

【刀剑乱舞】愿我如星君如月(一)

        ⒈新手上路,文笔差,请多关照;
        ⒉人物有OOC,欢迎提出,有私设;
        ⒊女主苏(/∇\*),来自大唐,基本没有修罗场,治愈系,刀刀都是天使!
        ⒋沙雕作品,喜欢的话请给个小心心!评论的都是小天使!(๑•̀ㅁ•́ฅ)

  “大人,前方的建筑群就是您要接手的本丸。本丸的情况与常识各位大人已经向您解释过了。您的灵力极强,即使是暗堕刀剑也难以伤到您。但是,若有特殊情况,请您务必将自己的安危放在首位!”
  时政的量产式神狐之助被工作人员接管了身体,陪卫清姀走到距本丸百米处就停止不前,并再次强调。
  “嗯,多谢。”清姀微微颔首,提着一盏四角宫灯,步履不停地往本丸走去。
  越接近本丸,天色越暗,透露着不详。清姀一身黑底白纹的衣物到是与这压抑的景象融为一体。
  推开腐朽的大门,门刺啦作响,声音刺耳。庭院很大,但池塘水涸,树木枯败,没有一丝生机。浑浊的空气与夹杂的铁锈、腐烂的味道让她不适。
  她脚步未停,径直往里走。正中高大的万叶樱早已枯萎,四周空无一人。将手贴上树干,灵力聚集在手心。灵力释放的光芒冲破厚重的云层,天光倾泻,送来久违的光明。
  清澈的湖水开始流动,花木复苏,万叶樱霎时花开如锦。而勉强支撑化形的刀剑男士们只觉身体陡然一轻,腐败压抑的气息被灵力一次次冲刷洗涤。宛如新生。
  卫清姀收手,刀剑们不知何时聚拢过来。身体上的伤痕已经痊愈,心里的伤疤不曾愈合。但在此时,他们愿意接纳她,不是因为信任,而是对灵力的需要。
  “我名为三日月宗近,作为天下五剑之一,也被说是最美丽的。感谢姬君大人不吝灵力相助。有什么我们能做的?什么都可以哦,哈哈哈哈。”
  原本打算直接将新审软禁作为灵力供给的计划在直面卫清姀磅礴而柔和的灵力后不得不改变,三日月眯了眯眼,将不属于人间的美色毫无保留地展示。
  直面这振最美之刃包含明月的眼睛,清姀毫无波动。刀剑男士众多,围绕了几圈,最靠近清姀的,是所谓的稀有刀剑。孩童模样的刀剑们都在外围,若被稀有刀剑的美色所迷,难以察觉。
  “小女出身吴郡卫氏,名唤清姀。与时政签约成为了大人们的审神者,休戚与共,自当尽心尽力,还望诸君赐教。”微微俯身一拜,清姀开口。
  话音刚落,刀剑们默念清姀的名字,突然惊喜,随即脸色变了。
  “真名吗~真是吓到我了!”外表雪白的鹤,内里可是快黑透了。即使知道了真实的姓名,无法神隐的话,刀剑们没有任何主动权。
  “我想,若名字都不真实,诸君恐怕不会对我交付信任吧。我来自大唐,受华夏九州结界的保护,所以神隐无效。但我许诺,绝不因我私欲对诸君造成任何伤害,此心昭昭,日月可鉴。”
  “大人所说全无凭据,如何让我等信服!”一期一振率先发难。
  他弟弟众多,获取难度小,不是被一些追求稀有度的审神者所厌恶不喜,就是被一些居心不良的审神者所侵犯玩弄。即使这位灵力温柔是个好人,任期结束之后又如何。
  暗黑本丸被净化简单,这些被审神者供给灵力化形的刀剑,也是由人类所锻造。天然对主人抱有好感,哪怕被伤害也依然对人类怀有期望。这是他们悲哀而又深受怜悯喜爱的天性,也是与溯行军最大的差别。
  审神者都有任期,哪怕为了刀剑们不卸任。人类审神者总是会迎来死亡的。而留下的刀剑,经历过暗堕后,难以二次认主。与其接受净化得到短暂的平和,最后又被无法怨恨的死亡分离,日复一日地深陷回忆直至消亡。他们宁愿一开始就不接受注定了离别的相遇。
  “一期尼!”
  粟田口的短刀们惊呼出声,在此时与新婶冲突显然不是明智之举。
  之前在时政休养时看过资料,也知道粟田口刀派,或者说刀剑男士之间的情谊,自是明白关键所在。清姀没有不耐,她出身世家大族,不提旁系分支,也有两个嫡亲弟妹,理解一期一振的关心则乱。
  “我本已身死,蒙时政相救,将身体的时间停留于此时。起死回生是钻时空差异的漏子,我并不能离开时政。故我与时政签订契约接手本丸,并无期限。意为若诸君不嫌,往后数载只能与我共事了。”
  刀剑们有些诧异,又有些说不清的窃喜。被灵力影响,对审神者产生天然的好感是刀剑男士的本性。只是,这样的情绪是不是来的太快了?
  又看向新任审神者,容貌较三日月都不逊色,像是古时大名倾力培养的姬君,端庄优雅。衣饰素雅,偏暗的颜色却并不显得沉重。
  一切还未可知,但是来日方长。